嫦娥奔月,一氧化碳,恐怖图片-3a广告,有价值的广告商

admin 2019-08-15 阅读:162

1934年11月4日,应中央军委指示,原先的中国工农赤军第七军团、第十军合编成第十军团,简称红十军团,全军团近万余人,军团长为刘畴西,军政委员会主席为方志敏。红十军团下辖19、20、21三个师,19师为原七军团改编,师长为寻淮洲;20师由红十军改编,师长由军团长刘畴西兼任;21师也是由红十军改编,师长为胡天桃。

这次整编存在不合理的当地,比方:方志敏本是直接军事领导人,却成了司令,不可能越级指挥;刘畴西任军长时刻不长,缺少指挥大兵团作战的经历;乐少华对军事较陌生,以政治正确自居;寻淮洲本是军团长,东征时巨细几十战,指挥精当,旅居人下降级成了师长;粟裕有指挥才干,无法干与全局……

正由于如此,新建立的红十军团却只存在了短短两个月的时刻,在谭家桥一战,它遭受国民党王耀武所部重创,简直全军覆没。过后,朱德曾痛心肠点评红十军团道:“不编不散,一编就散”。

红十军团本来决议打一个埋伏,目标为孤立杰出的弥补第一旅,战场放在浙西谭家桥邻近的乌泥关。如果能打掉弥补第一旅,不但能弥补很多匮乏的物资配备,并且能挫灭敌人的气焰,真正在皖南安身。

可是军长刘畴西却犯了两个严重错误:

一是轻视敌人。弥补第一旅从姓名看好像是杂牌部队,其实是一支蒋介石的嫡派部队。该旅1933年冬由保定编练处的三个弥补团改编,军力将近7000人,旅长王耀武是蒋军中一员悍将。该旅配备好,干部多是军校毕业生,训练有素,战士以北方人为多,战役力适当强。

二是用兵不妥。其时寻淮洲的十九师战役力最强,但刘畴西把担任主攻的使命分配给了原归于赣北赤军的二十师和二十一师,这两个师均缺少野战经历。

成果担任主攻的两个师由于缺少野战经历,在埋伏地域过火严重,提早开战,成果在敌人还没有彻底进入埋伏地域就被发觉了,敌人当即开端抢占路旁边的高地,整个埋伏战役被逼提早,把埋伏战基本上打成了遭遇战。

实力较弱的红20师很快被击退,乌泥关制高点也被敌人夺去。离得较远的寻淮洲也看到了乌泥关的重要性,他亲身带领19师建议反扑,想夺回乌泥关高地,可是为时已晚。敌人的火力真实太强,赤军的几回冲击仍被击退。刀光剑影中,寻淮洲腹部中弹,鲜血喷涌,通讯员匆促将他违背战场。

红十军团首要阵地大部损失,赤军被逼撤离。寻淮洲因失血过多献身,年仅22岁。此战一败,赤军无法在皖南立,被逼在和平、黟县、祁门、歙县等地山谷里风餐露宿,靠兜圈子避敌,逢敌必战,逢战必退,部队战役意志大大削弱。

1935年1月底,红十军团辗转至浙赣边际时,军团参谋长粟裕建议连夜打破敌封锁线,但把握军权的军团长刘畴西以为部队过于疲惫,需求歇息一下。这种状况之下,军政委员会主席方志敏只好决议让粟裕带领先头部队先走,自己留下来与刘畴西一同举动。

当天晚上,粟裕带领400余人,决断地冲破了敌人的封锁线。可是,大部队的优柔寡断,致使他们在赣北怀玉山遭敌14个团的重兵围住。怀玉山一役,红十军团苦战数天,终究兵败,军团1万余人简直全军覆没,军政委员会主席方志敏、军团长刘畴西(兼任20师师长)、21师师长胡天桃等人相继被俘,后被国民党残暴杀戮。

后来,粟裕带领的400余人转战江南山区,日益发展壮大,抗战时期被改编成新四军第2支队,而粟裕自己,也在日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大放光荣,立下赫赫战功,1955年被颁发大将军衔,居百将之首,仅次于10大开国元帅。